他梦见自己在奔跑,后面有黑影在追赶着。无论如何狂奔,黑影仍旧一点点逼近。本能的恐惧从他每个毛孔里一点点渗出来,连成一直湿乎乎的手,抵住他的喉头和心口,浑身疲劳疼痛到要爆炸开来,也无法放慢脚步。即使这样,脚边的光亮还是一点点暗淡下去,知道双脚都没入黑暗中,没了着地的触感。失重的坠落感和粘湿的黑暗咻-地一下包裹了他的全身,然后他在一片漆黑中醒来,浑身酸疼。

艾瑞斯失眠的很严重,周围的人都很担心。他自己却不以为然。
睡不着正好看书,想看想调查的文献堆的像山,加上神之仙境村村长的职务,还有三届的新候选人的文学课程……省掉睡觉真是求之不得啊~至于头疼脑热这种东西,稍微忍一下就过去了……
这样想着,艾瑞斯把视线离开手中的文献望向窗外。
已经是早上了,阳光有些刺眼。艾瑞斯眯起本身就是血红色又布满血丝的眼,抬手轻轻揉了揉眉间。
“唉……”
“……啊……早上好……”
是尼尼薇,一脸担忧的样子。
【看样子又是一夜未眠,好担心】
……看见了……
“不用担心,我很好。昨晚睡过了,只是起的比较早而已。有什么事么?”
尼尼薇稍稍安心了一些
“啊……神族的候选人希望今天可以请艾瑞斯殿下指导文学……要推辞么?”
“不,我有空。请他过来吧。“
尼尼薇欠身行礼后离开,房间里又只剩下艾瑞斯一人
“唉……”
有时候会觉得,还好读心术什么的不是每个人都会。

“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的话就不用来了。“
艾瑞斯一边这么说一遍从上而下俯视着开小差的神族候选人白羽。后者明显直接被吓到了。
【艾瑞斯老师……好严厉TvT】
“……唉……”
一方面本身因为读心术的缘故,艾瑞斯已经自觉不自觉在自己和他人之间留出一段距离;加上面对新一代候选人的时候,曾经的时光开始在眼前晃动,于是心底开始隐隐地涌出些焦躁来。不知不觉,就变成了一位“严师”
苦笑+叹气,明明时间不多了呀。
“算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。......你的培养人今天跟随你来了吧。”
“咦咦咦咦咦,艾瑞斯老师怎么知道。”
“......等的不耐烦了吧……”
“??”
艾瑞斯苦笑着望向“声音”发出的方向。
【啊……不知道白羽有没有认真在听课…………还没结束么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好想偷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不行,会打扰到上课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不会上课睡着了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断断续续,远远近近,看样子等的相当不耐烦,但又怕打扰到上课,于是远远的在走廊上转圈吧。那个坐不住的野丫头。

“姐姐!”
教室的门一开,白羽就撒欢的朝远远地在走廊上转圈的红发身影跑了过去。艾瑞斯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不紧不慢的收拾课本,教室外那些似曾相识又遥不可及的场面有些刺痛。
“……唉……”
差不多应该已经走远了吧。于是起身,回去继续读文献吧,时间不多了呢。
可是阿诺莱就等在门口。
“……您好。”礼貌的欠身行礼,阿诺莱跑近艾瑞斯,从怀里掏出两个小包。
“这个是拜托克里恩弄的红茶,这个是拜托伊迪亚弄的安神功效的药草茶。呃……”
抬头对上血色的眼眸,阿诺莱欲言又止地低下头去。
【虽然都是拜托别人弄的感觉有点没诚意……但是,请一定保重身体。】
这个坏习惯……还是没改么……艾瑞斯恍惚地想,习惯性的抬起手想拍拍那个低垂的火红的脑袋——就像她小时候那样。手却悬在半空,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
“……嗯……“
尴尬之余只好若有若无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,连艾瑞斯自己都不太确定自己刚刚是否发出声音了。不过看来已经足够了,阿诺莱抬起头,满足的笑开,行礼跑走。艾瑞斯握着那两包茶站在那里,阿诺莱的体温淡淡的从手心传来。
跟小时候一点都没有变呢。

阿诺莱很小的时候艾瑞斯就认识她了,路西法老师的孙女,那头火红的头发在神族里十分罕见;大一点之后是神之仙境村有名的异类+问题儿童;再大一点随着路西法老师去了三届城;再再大一点……她离家出走了。现在她是神族培养人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日历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搜索栏
链接
哎哟
FLAG
free counters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